哨声响起,33岁的江天轰然倒地。190公分的白俄罗斯大汉从他身边呼啸而过,完成了一记单手扣篮。他趴在地上看了一眼裁判,裁判示意比赛已经结束,得分无效。6比5,作为成绩最好的小组第三,江天所在的波洛茨克国立大学中国分队艰难地从“2022年新波洛茨克3X3篮球赛”中得到了小组出线的机会。这场胜利,也让江天在FIBA 3X3官网上的球员积分从100分涨到了180分。
图片
江天是一位普通的中国留学生。在学校里,江天从来没参加过校队或任何系统的篮球训练。他这辈子都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也能“为国争光”,为中国三对三篮球的国际积分添砖加瓦。
在篮球的世界里,三对三篮球是一个异类。尽管它如今已成为一个奥运项目,但由于它的草根属性,目前国际篮联用以选拔世界大赛队伍的渠道并非五人制篮球的预选赛方式,而是简单地按照近一年国际赛事积分的累加来进行邀请。尽管此前国内举办了很多三对三的赛事,得以让我们的两支三人篮球队伍参加东京奥运会,但在去年,由于疫情原因,我们很难再举办和参加大型的、尤其是有国外高水平运动员参加的赛事。如今中国三人篮球FIBA总积分为161131分,世界排名第34,在亚洲排名第6。在男女运动员个人积分方面,只有在东京奥运会拿下铜牌的4位姑娘排进了世界前250位。如果这样下去,中国队甚至可能会面临无法参加2022年3X3世界杯的情况。
图片
而这一切,本来和江天并无关系。
作为一位普通的篮球爱好者,江天在毕业以后做了一些篮球相关的工作。他最开始是干篮球自媒体编辑,采访过NBA球员,代理过球员商业拓展,后来体育口公关、新媒体营销、球员经纪人,他什么都干过。在这期间,他还自学考了中国篮协的E级教练员证书、视频分析师证书。在篮球圈子里混迹十年,他最近的一份工作是新媒体推广,主要负责NBA运动员在华的社交媒体和商业活动。在疫情之后,这方面的业务几乎全面冻结。闲不住的江天想到了去国外读个研究生,给自己充充电。在精挑细选之后,他看中了白俄罗斯的一年制体育硕士。说走就走,在读了半年俄语预科之后,他成了波洛茨克国立大学的一位留学生。
图片
波洛茨克国立大学位于白俄罗斯维捷布斯克的新波洛茨克市,属于白俄罗斯的三线城市。除了上课和学习之外,江天在新波洛茨克也体验到了各种各样的体育活动。小城市没什么娱乐,学习和运动就成了他的日常。这里一年有5个月会下雪,他在这里很快学会了滑雪和溜冰——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篮球。
白俄罗斯不是传统的篮球强国。白俄罗斯男篮世界排名第48位,在欧洲排第26位,迄今没有登上过奥运会、世界杯和欧锦赛的舞台。但就江天观察,白俄罗斯的全民运动基础非常好:“各种各样的运动场馆在白俄罗斯非常普及。像我所在的新波洛茨克,滑冰场、游泳馆、篮球馆这样的公共体育设施也一样建设得很不错。篮球馆虽然不新,但修缮和维护得很好,木地板很干净,还上了油,完全不会滑。场地使用文化也很好,所有人室内室外必须带两双鞋,室内运动的鞋不能在外边走路,以免带土进来。”
“这边的体育设施使用率非常高,不仅是室内的,室外的篮球场、足球场使用率也很高。更重要的是,这边的小孩子如果对打篮球有兴趣,他们可以免费在当地的儿童俱乐部接受三年的训练。如果三年之后教练觉得你水平不错,他可以继续培养你,还是不收任何费用。像我们这样的留学生,只要给学校写申请,学校就会给我们安排一个体育老师,允许你在一个固定时间使用这块场地。”
图片
场地没问题,设施没问题,时间和精力更没问题,热爱篮球、人际交往能力又强的江天很快拉起了一支属于白俄罗斯中国留学生的篮球队。来这里读研的中国留学生大多数在24到26岁之间,作为体育专业的学生,对运动都有一定的热情。他们每周二晚上有一次一个半小时的正规训练,学校的体育老师谢尔盖·彼得洛维奇会帮忙带一带他们。主要是练点和当地的学生和居民对练。作为体育专业的学生,周三要上拉伸课,周四也要上体能课。学校体育部的老师娜塔莉娅会带着学生们训练,而在这些课结束之后,江天和他的队友们也会在她的帮助下,蹭上课的场地投半小时到一小时的篮。
白俄罗斯的篮球让江天印象深刻:“白俄罗斯人本来基因上身材就高大,有一半的队伍有球员能扣篮,而且距离俄罗斯、立陶宛这样的篮球强国很近,彼此经常交流,篮球基础很好。而且他们从小接受体育教育和训练,对体育和胜负的理解也很好。这里打球风格虽然比较强硬,对抗会很激烈,但一点儿都不肮脏,这点让我非常惊讶。一般来说遇到焦灼的比赛,难免会遇到一些在尺度边缘游走的动作,但我在白俄罗斯打这么长时间球,基本他们没有冲人去的犯规,更不会有垫脚这种恶劣行为。和他们打球体验很棒,打不过就是真打不过,打得好他们就会夸你。”
两周前,娜塔莉亚问江天,有没有兴趣参加学校举办的三对三篮球赛。这项赛事虽然由学校主办,是学校冬季运动会的一部分,但也接受社会报名。江天一听有比赛可打,马上答应下来,但招募队友成为了一个问题。由于疫情原因,很多平时一块练球的留学生不愿意参加正式比赛,再加上当天就要确定名单。江天到晚上才确定了三位队友:中锋曹智,西北大汉,接受过专业篮球训练,国家二级运动员水平,因为伤病原因没坚持走这条路,在考大学时换了游泳专业;后卫杜浩,做得一手好菜,国家马拉松二级运动员,体能极好,人称西安小威少;替补宗艺,女孩儿,北体毕业,国家网球二级运动员,有一手三分球,防守也不赖,除了篮球,平时单板滑雪、卡丁车也是一把好手。娜塔莉亚老师大笔一挥,给他们的队伍起了个“ПГУ-ФС”的名字,翻译过来就是“波洛茨克国立大学中国分队”。
图片
踌躇满志组好了阵容,名字里带着“中国”俩字,当然没人想丢人。到了要在网站上报名的时候,江天看着对手们的资料傻了眼:到处都是身高190公分以上的大汉,3X3比赛胜场累积了好几百场的高水平运动员也不少。小组赛前两场,队伍连吞败绩。到了再输就出局的最后一战,江天和队友们磨牙吮血,打出了一场防守大战,最终以6比5险胜对手,也就是在文初提到的那一幕。
赢了比赛,江天傻笑着趴在地上,累得连爬都爬不起来,心里满是胜利的喜悦。对手小哥扣完篮,转身回来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比了比大拇指,还专门问江天,以后要不要和他们一起训练,彼此切磋。
在16进8的淘汰赛里,江天的队伍稳扎稳打,再胜一场,最终止步八强。江天的FIBA积分也被定格在了360分,排在所有中国运动员的第233位。江天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他打趣地问我:“小组赛一胜出线,最后杀到八强,我们作为中国的篮球队,在世界大赛上的发挥应该算还行吧?”
江天查了一下,过去12个月里,他所在的新波洛茨克市有4次在FIBA上注册的赛事。白俄罗斯除开首都明斯克一共有6个省,平均算下来,可能一年有一百个左右FIBA 3X3注册赛事。食髓知味之后,在2022年底毕业回国前,江天还想要在白俄罗斯多打一打FIBA的官方赛事,甚至开始谋划着招募新的队友,去别的省份巡回全国打比赛,他如是解释自己的心态:“在33岁,觉得自己巅峰已过的时候,我突然能打上生涯最高水平的比赛了,现在我觉得自己热血满满。这样的机会,我可一定得把握住,再把自己的个人排位往上打一打,不提为国争光的事儿,哪怕是为了以后吹牛呢?”
图片
我不知道您会不会吹,反正如果是我,我会抱着这张截图,吹它一辈子。

作者 cccc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