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兰特运球到前场右侧,做了一个招牌的Killer Crossover将塔图姆甩开,在那一瞬间,格兰特·威廉姆斯(防守德拉蒙德)和霍福德(防守布鲁斯·布朗)都站在禁区里,对着他虎视眈眈。杰伦·布朗也果断放掉了对位的欧文(!),封锁了他向禁区左侧的前进路线。杜兰特犹豫之间无奈选择在罚球线急停跳投,被身后的塔图姆追帽。

这样的防守充斥在这个系列赛的每个回合里。每当杜兰特想要做一件事,总有凯尔特人的球员挡在他的面前。作为一支年轻又有天赋的球队,他们有足够的身高、臂展、对抗、速度和执行力,他们不让杜兰特轻松开启挡拆,不给他机会杀入禁区冲筐,不让他舒服地运球和传球,不让他跳投,宁可让他罚20个球。

图片

塔图姆在赛后总结道:“我们不能让他(杜兰特)打得舒服,不能给他任何的空位机会,不能让他找到哪怕一丁点投篮的节奏,这就是我们的比赛计划——尽可能地让我们这个时代最有天赋的得分手感觉难受。”

凯尔特人对杜兰特的拷打是全方位的,不仅在防守端,也在进攻端。在另一个回合里,杰伦·布朗在弧顶做了两个胯下运球,然后接了一个后转身动作,一路运球碾着欧文进了油漆区,尽管杜兰特放掉自己防守的格兰特·威廉姆斯赶回禁区,但他的长臂没能干扰到布朗的上篮。纳什在这场比赛里修改了防守策略,不再让杜兰特盯防塔图姆,本意是减少他在防守端的任务,但结果却让篮网防守的第一线崩溃得太容易,反而让杜兰特遭遇了更多的冲击,他的体能甚至比上场更快地下滑了。在昨天比赛的下半场,杜兰特10投0中,打出了职业生涯最糟糕的一个半场。

格兰特·威廉姆斯对他们比赛策略的描述更加生动:“我们的任务就是要让杜兰特做任何事情都感觉困难,不仅仅是他拿球或者不拿球的问题,也不仅仅是在进攻端或者防守端的问题。哪怕就是他想要去场边拿杯水,我们都要想办法打乱他的节奏。”

图片

在凯尔特人全队的围追堵截下,这个系列赛打了两场,杜兰特41投仅13中,却送出了12次失误。作为代价,塞斯·库里、戈兰·德拉季奇和布鲁斯·布朗在两场比赛中都获得了一定发挥的空间,但比起杜兰特的爆发,这是乌多卡可以接受的代价,作为上赛季篮网的防守助教,他比联盟里的大多数人更了解这支球队有多依赖杜兰特:“我们希望在进攻端和防守端都尽量消耗KD,尽量多和他做身体接触,尽量多让他疲于奔命。他是罚了20个球,这有点儿多了,但我们就想要这样防守他。就比赛进程来看,我认为我们很好地执行了我们的比赛计划。尽管在比赛的前半段我们落后了,但我觉得我们不需要做什么大调整,只要我们能坚持到最后,我们就会赢。”

在这个系列赛开始之前,我们就曾预测过凯尔特人在对局里有明显的优势,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体型:凯尔特人是一支严格遵守8人轮转的球队,篮网的轮换阵容整体年龄偏大而且及其依赖球星,当比赛进入到第四节,双方的体能同样都会迎来真空期,而在双方都没法继续高效命中投篮或者跑出战术时,体型上的优势无疑是最立竿见影的。正如今天比赛第四节里显示的那样,当布朗和塔图姆碾着欧文和小库里杀向篮筐,杜兰特的护筐显得杯水车薪。

图片

但我们也有没想到的地方,就是乌多卡竟然从系列赛一开始就如此丧心病狂地给杜兰特上了强度。在一开始的预判中,我们会认为乌多卡会先掐篮网队的角色球员,允许杜兰特做一定数量的单打,尽量在漫长的系列赛里拖垮杜兰特。但乌多卡显然更敏锐地发现了杜兰特在整个常规赛季里的疲惫,他没有留任何后手,大胆地把决战时间早早提前,成就了目前凯尔特人的2比0领先。

4年前,凯尔特人也曾在季后赛2比0领先詹姆斯的克利夫兰骑士队。在那以后,作为一名组织型的运动员,面对凯尔特人的单挑邀约,詹姆斯面对那支凯尔特人打出了极致的热血、冷血也铁血的调整。他每个回合都不停叫掩护,调动自己33岁的身躯去不断攻击对手防守的软肋,最后以场均33.6分击碎了波士顿的铁幕,送给了凯尔特人队史上唯一的2比0领先被翻盘。

而现在杜兰特遇到的是截然不同的挑战,他或许是确实是联盟里最好的得分手,但作为全联盟防守最好的球队,凯尔特人在这个系列赛里给他的考验是他前所未见的。在一个大伤又复出,当爹又当妈的常规赛季过去之后,杜兰特的体能状况显然大大不如去年。在这种情况下,凯尔特人用激烈、强硬而又韧性十足的体系捆住了他的手脚,迫使他出球,迫使他误攻,迫使他陷入思考、首鼠两端。经过过去几年的磨炼,杜兰特的处理球能力确实已经今非昔比,但凯尔特人所提防的杜兰特,依然是“得分手杜兰特”而非“组织者杜兰特”。只要他有一瞬间的犹豫,不再锋利的杜兰特便已不足为惧。

图片

杜兰特不是那种嘴硬的球员,他也承认凯尔特人对他的防守很成功,并宣称自己会做出改变:“他们总是用两到三个人来防守我,甚至在我无球的时候也一样。当我叫掩护的时候,阿尔·霍福德会放掉他的防守人来夹击我,当我突破的时候,总有其他防守球员卡在我的突破线路上。当我想传球的时候,又总有几双手横在我的传球线路上。这就是季后赛,他们展示了他们的野性本能。他们在针对防守我这方面做得很好,每次我只要拿到球,都会看到好几个防守球员围着我,随时准备夹击。我觉得在后面的比赛里,我想要依靠队友或者对手的犯错来解决这个问题都是不现实的,我必须要自己想办法来破解这样的防守:要么我必须打得更耐心,要么我有时候必须打得更快。”

你看,事到如今,杜兰特还是相信自己。从一方面说,这是超级球星的自我和自信,但从我们也能看到这件事的反面:欧文和杜兰特已经在布鲁克林呆了三年,篮网依然没能建立起大家熟悉的那种属于强队的凝聚力或者认同感。突如而来的交易、核心运动员的受伤、关于疫苗接种的市政条例,这支球队太容易被各种各样的外界因素而干扰了。当这样的球队打到最后的关键时刻,遇到麻烦和困境的时候,除了杜兰特和欧文的单打,一支并非上下齐心的球队理所当然拿不出任何别的解法——一如他们在这个系列赛里的处境,杜兰特确实遇到了麻烦,但哪怕凯尔特人已经摆明车马不让他单打而迫使他传球,他依然很难相信队友,只会相信自己。

图片

当然,我们不是宣布这个系列赛已经结束了,杜兰特依然有可能做出有效的调整,欧文也可能再打出惊艳的表现,传说中本·西蒙斯最早可以在这个系列赛的第四场复出。凯尔特人是一支年轻的球队,可能会犯下一些错误。在布鲁克林,篮网也可能从吹罚里获得一些主场优势。要知道,在NBA打了14年,凯文·杜兰特还从来没有在一个系列赛里以0-3落后过。但我们要打上问号的并非这一两场比赛或者这一个系列赛。而是更深层次的问题:

如果杜兰特一直坚持只相信自己,我们很难想象他能在除开金州之外的任何地方,获得他在离开勇士时想要的那种成功。

作者 cccccc